忘记密码

自贡在线:直击自贡燊海井大修

2017-04-30 18:03 作者: 来源: 本站 浏览: 我要评论 字号:

摘要: 自贡在线:是世界仅存的一座仍然采取传统工艺提卤制盐的盐井。它同时还是世界第一口超千米深的矿井,开凿时深度即达1001.4米。它于1835年钻凿成功,10多年后,俄国人谢苗诺夫才钻出8口约60米深的浅油井。 然而,这口已有180多年历史的盐井,从完工之时“日喷黑...

自贡在线:是世界仅存的一座仍然采取传统工艺提卤制盐的盐井。它同时还是世界第一口超千米深的矿井,开凿时深度即达1001.4米。它于1835年钻凿成功,10多年后,俄国人谢苗诺夫才钻出8口约60米深的浅油井。 然而,这口已有180多年历史的盐井,从完工之时“日喷黑卤千余担”“日产天然气8500立方米”“日产盐10余吨”,到现在因卤、气资源枯竭,再加上盐井已有50多年未进行清淤,早已不复当年风光。为保护这个井盐科技“活化石”,从去年12月开始,燊海井全部采用传统方法启动大修。 无论是天车维修时徒手攀爬的“步步惊心”,还是盲视状态下的深井清淤,大修燊海井采用的古法,再次展现川人的胆识和智慧。 一 清理 盆 活鸡“打头阵” 燊海井1988年就被评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为免破坏“国保”,燊海井全部使用传统维修工艺。 4月19日,燊海井高达18.4米的老旧天车下,工人李翔鹏正在进行维修的最后收尾:从直径只有11厘米的井口中提取淤泥和污水。根据此前了解的情况,燊海井虽然100多年来几经加深至1380米,淤堵部分却也积累了三四百米。工人们的任务就是在确保不出现毁井风险的前提下,尽可能疏通更深的井道。 自贡市燊海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忠相介绍,井盐开采的大致流程,是通过天车从深井中提取卤水,再将井中同时产生的天然气通过笕管输到灶房烧火熬制,最终蒸煮成盐。而盐井维修最重要的环节,一是地面部分的天车加固和调向,另一个就是地下的 盆维修和井道清淤。“前者要面临徒手攀爬天车和高空坠落的危险,后者则既要避免维修 盆时天然气中毒,还得在盲视情况下进行井下修补等复杂作业。” 盆,堪称盐井“心脏”的部位。采用人工“冲击式顿钻凿井法”开凿的盐井,直径窄小。地下丰沛的天然气涌经此处,一旦处理不当,就可能发生爆炸。聪明的古人在距离地下4米左右的位置,用石圈子加固井壁,还用坚固杉木做成直径约一两米,深约三四米的椎桶状大口。在大口中安置自贡古代盐业独有的储存和分流天然气装置——木质 盆“捂住”井口,再从它上端开口插入输气笕管通往灶房。这样,来势汹汹的天然气只有乖乖顺着输气笕管一路前行。不但没了冒出地面发生被点燃的危险,还成为熬制井盐的免费燃料。1966年,燊海井大修时,将杉木 盆换成了更坚固安全的铸铁结构,然而50多年过去,铸铁的输气笕管被天然气杂质和盐水腐蚀,井壁仍然出现糟朽和垮塌,都需要更换和加固。 2016年12月底,封闭了50多年的燊海井井帽被打开。 站在井口,能够明显闻到天然气、沼气等发出的刺鼻气味。工人怎样安全井下作业呢? 拥有30多年盐井维修经验的李翔鹏和工友堵塞住所有的输气口,仅把其中的一根输气笕管换成高高的“冲天笕”,让地下气体由此排向高空。站在井外大约20分钟以后,李翔鹏往下一探,“我们闻了一下,问题不大了!” 不过,为确保万无一失,一只活蹦乱跳的鸡被拴着绳子放到了大口底部。 李翔鹏说,这是最原始的测试 盆区域空气质量的方法,“如果鸡进去十多分钟能活着,一般人进去就是安全的。”十几分钟后,鸡被提出来,活蹦乱跳。 李翔鹏拴着保险绳麻利地滑下。他略显沉闷的声音很快响起,“杉木该换得了,有的已经糟朽了,淤泥和石头都要清理!”大约20分钟后,李翔鹏被拉出大口,除了浑身变得漆黑,人无恙。 李翔鹏说,维修最关键的就是确保安全。“我们一般只在大口里呆不到半小时,就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。井下作业时,不仅有风扇往里灌风,上面的人还要一直和我们说话,下面没动静了就要拉上去。”经验丰富的工人们,对胸闷、气紧等各种危险信号都无比敏感。 二 深井盲视 维修全靠手感 要修补深达千米的井壁,清淤的同时还要避免戳坏井壁造成再度坍塌。经验老到的师傅们,不仅能在盲视状态下清淤,甚至还能把垮掉的井壁补好。 修补井壁,李翔鹏又上阵了。他要用两种特制的修井工具——提须和扇泥筒,将井中杂物和淤泥一点一点清理出来。碰到井壁坍塌堵塞,还得进行修补。 拴在钢绳上的提须,缓缓沉入井内。提须动辄一两百公斤重,在自贡盐井维修中用得极为广泛。它可以凭借自身重量和“按过江”(即人工间歇拉动连接提须的钢绳)产生的力量反复冲击垮塌的岩石,使其碎裂,便于提出。而扇泥筒利用活塞原理,在上提的时候也能将淤泥杂物吸入筒中提出井面。 50多年没有清淤过的燊海井,井下很可能有井壁坍塌的情况。 李翔鹏的“眼睛”,是考腔壳子。这种用竹篾做成、直径大于井口的专用工具,就像古时医生“悬丝诊脉”。医生能根据丝线的脉动诊断出人体疾病,而司钻们就能从中“看”出井壁是否坍塌:如果井壁正常,李翔鹏在提拉考腔壳子时,手感松紧一致。若是有地方垮塌,考腔壳子向宽处伸开,那突然松紧不一致处,就是需要修补的地方。这时他们就得往井下放填充物。为防止修补材料造成新的淤堵,最后一步需用冲击顿钻方式继续凿井,直到打通,再用扇泥筒清淤,就算大功告成。 深井盲视维修,另一个潜在的危险,还在于修补后凿井时,有可能打偏,反而伤害原有井壁。此时,司钻们的经验再度派上用场。李翔鹏说,钻头有无打偏,往往从钢绳吊下去的方向是否垂直就能看出。如果不直,赶紧在天车上调整风篾——一种稳固天车、具有牵引力的竹篾绳。另外,如果因为岩层软硬交错或人工操作不当打偏,司钻们也能通过钻杆各方位磨损的不同看出蛛丝马迹,利用盐场特殊的扶正器再行纠正。 三 天车之上 步步惊心 矫正”脊柱”,重换“绷带”,高耸的天车修复除了技术还要一身胆。 负责天车维修的师傅称为辊工,主要任务是天车修复、风篾调向、天地滚安装等。这一切,都必须爬上天车进行。 天车,即木质井架,高高耸立于井口。它用成百上千根杉木交错,人工一节一节捆扎成擎天木柱,伸向天空。作为盐场采卤、淘制井的重要设备,天车越高,汲卤筒越长,一次采取卤水的量也越大。 胡忠相说,如此一个庞然大物要固定,除了本身用三至六根脚柱建成立方体以外,还得在天车顶部和中间牵篾绳拉向地面四周再行固定,以防倾斜。在燊海井此前扩建盐仓时,移动了其中一处篾绳。工人们必须通过调整其余几处篾绳的长短,让天车重新“站直”。 他们首先得徒手爬上天车,一不小心就面临生命危险。 此次天车维修的指挥龙树田师傅说,天车层层捆扎,其上遍布各种固定篾绳的复杂状况,“我们爬上去的时候,保险绳成累赘,只有上去施工时再拴保险绳。” 19岁那年,刚出师不久的他正在检修时突然脚底踩滑,被保险绳拴着倒挂金钩在空中来回晃荡。“很久都浑身瘫软。”所以,辊工一般只在上午出工,因为上午人精神最好。另外,为了安全,刮风、下雨、暴晒时均不出工。 这次参加天车检修的林岗、陈文权、饶少文三人,上下天车如猴子般利索。当他们在车上拉动篾绳调向时,车架嘎吱作响,篾绳振动,把下面的工作人员看得“脚指拇都抓紧了!” “脊柱”矫正结束,还要重新换“绷带”。燊海井要保持天车原汁原味,捆扎车架同样只能采用篾绳。篾绳日晒雨淋,容易腐蚀。53岁的龙树田不厌其烦地交代,“这次不仅要换篾绳,竹子还要有讲究。必须要用生长期半年的嫩竹,先泡水里十多天软化,再去掉里层,然后七八股绞在一起为一根,再三根合成一股,两股编成一根直径两厘米粗的绳子。”这样的绳子拿回来以后,还要继续在卤水里浸泡,既为继续软化增加韧性,同时也是防腐,延长绳子的使用寿命。 一直操心着施工安全的胡忠相,一颗一直揪紧的心也随着施工进入尾声而渐渐平复。胡忠相说,未来的清淤只要能保证燊海井正常的传统工艺展示即可,不一定淘到底或加深。“燊海井见证了自贡180多年的盐业发展历史。我们既希望借助维修恢复燊海井一定的生产能力,更多的还希望通过输卤工艺流程以及老盐场历史场景等的恢复,让更多公众在这种活态生产中,感受到传统文化的精髓、劳动人民的智慧和自贡井盐业的繁荣昌盛。”

发表评论

*

* (保密)

😉 😐 😡 😈 🙂 😯 🙁 rolleyes.png 😛 😳 😮 mrgreen.png 😆 💡 😀 👿 😥 😎 ➡ 😕 ❓ ❗

Ctrl+Enter 快捷回复

会员登录关闭

记住我 忘记密码

注册会员关闭

小提示: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"电子邮箱"发送给您.